標籤:psychology

[20180523][書]  切膚之痛 (Skin in the Game) 2 – 不確定性的(不)平等

[20180523][書] 切膚之痛 (Skin in the Game) 2 – 不確定性的(不)平等

本次內容取自 Skin in the Game, Book 2 – A First Look at Agency, Chapter 1 – Why Each One Should Eat His Own Turtles: Equality in Uncertainty。Skin in the game 和作者 Nassim Nicholas Taleb 的介紹請見 20180517 的文章。Skin in the Game 這一章討論了買賣行爲的道德規範和人類的部落心理,編者覺得非常引人思考,而且因爲 Taleb 煽動性的風格,讀起來也很有意思。

Taleb 在這一章裡的敘事邏輯大致是:

  1. 他被銷售成功忽悠的經驗。
  2. 他在投資銀行時期,他和其他交易員利用銷售員將過多的風險資產 “倒貨” 給 “買方 (buy side)”,銷售員是如何利用藉由操弄顧客的心理來賺取大量金錢。
  3. 藉由斯多葛主義 (Stoicism) 兩個哲學家的辯論提出一個問題:賣方是否能選擇不揭露部分資訊給買方?一人覺得法律允許就可以不揭露,一人覺得出於道德必須全部揭露。
  4. 介紹伊斯蘭教法的做法,它不允許不確定性的不平等 (inequality of uncertainty),即要求買賣雙方必須承擔一樣的不確定性。比方說明知道產品是壞的還賣給買方,這就是不允許的。
  5. 猶太教更進一步,要求連 “意圖” 都得公開透明,比方說賣方一開始的心理價位。
  6. 話鋒一轉,指出上面這些道德標準不是對所有人都適用的,顯然很多人認爲 “殺熟” 是很不道德的,但是對於陌生人就沒那麼大的問題。
  7. 指出在社會上存在這非常多這種例子,人們特別喜歡組成一些相對小的群體,所以自下而上的組織比較穩定,反之則違反人性 (由一個大組織控制所有人)。
  8. 回到原來話題,表示符合到道德的銷售手段應該基於風險分享 (risk sharing),而不是風險轉移 (risk transferring)。
  9. 最後以醫療體系爲例, 指出設計不良的系統會造成一般情況下的 “好人” 爲了自保,而將風險轉移給病人。

閱讀全文

[20180520] 男子氣概瀕臨絕跡?

[20180520] 男子氣概瀕臨絕跡?

Jordan Peterson, Custodian of the Patriarchy

By Nellie Bowles @NYT

沒錯,又是 Jordan Peterson, 這是近一個月第三篇有關他的文章了[1][2],主要是因為他最近實在太成功了,他的書 <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  收到了非常廣泛的關注 (賣了超過一百萬本),就連中文圈也有不少相關圍繞那本書的內容,他的演講也是座無虛席,甚至培養除了一群邪教般的追隨者,他一个月光捐款就有八萬美元收入。

但他的許多言論非常有問題,所以我們不斷從各個來源讀到、看到、或聽到對他危險言論的警告,現在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則是指出了他對父權社會的詭異執念,是否合理讀者可以自行判斷。

閱讀全文

[20180515] 莎士比亞的”暴君”們

[20180515] 莎士比亞的”暴君”們

Bloody-Scepter’d ‘Tyrant’ Explores Shakespeare’s Take On Politics

By Scott Simon and Stephen Greenblatt @NPR

在哈佛任教的莎士比亞專家 Stephen Greenblatt 上節目宣傳他的的新書 <Tyrant: Shakespeare on Politics>。莎士比亞身處英國伊麗莎白一世統治的後期,此時公開稱呼君主爲暴君 (tyrant) 已被伊麗莎白一世的父親亨利八世作爲犯罪寫進法律,莎士比亞只能把他對政治的探討投射到他劇中的人物,如 Macbeth、Richard III、Coriolanus、King Lear 等,Greenblatt 將莎士比亞這種以古鑑今的手法用到現代,希望回到四百年前,分析莎士比亞撰寫這些暴君的手法,能夠帶給現代逐漸失序的世界一些啓發。

閱讀全文

[20180423] 言論自由和政治正確

[20180423] 言論自由和政治正確

The Jordan B. Peterson Interview from Real Time with Bill Maher

Jordan B. Peterson 是一名加拿大臨床心理學家,2018 年出了本新書 “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現代作家出了書不免得出席一些 PR 活動,他在一次訪談中對政治不正確言論的辯護受到大量關注。他的回答揭露了當代政治正確思想某種程度的僞善,以及對言論自由所造成的威脅。到底什麼是言論自由?值得大家重新思考。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