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society

[20180522] 貧富不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前 1% 還是 9.9% 的富人?

[20180522] 貧富不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前 1% 還是 9.9% 的富人?

Actually, the 1 Percent Are Still The Problem

By Jordan Weissmann @Slate

這篇文章其實是針對 the Atlantic 最近發佈的長文 <The 9.9 Percent Is the New American Aristocracy> (by Mathew Stewart) [1] 提出質疑,那篇文章其實立論和去年這本書 <Dream Hoarders> (by Richard V. Reeves)  [2] 基本一樣,指控美國的中上階級利用各種手段改造經濟,讓他們可以阻止其他人進入他們這個階級,與 1% 相比, 這些中上階級才是造成窮人難以翻身的禍首,Stewart 稱這些 9.9% 是美國新的 “貴族” 。

Weissmann 提出了幾個數據為證,指出 “中上階級” 這個分層過於廣泛,裡面的收入和財富差異非常大,把他們放到一起批判很不公平。他也不否認美國有些狀況,比方說利用不動產政策將窮人擠出自己的社區,讓自己能夠享受優質的公共教育資源、或者是精英學校偏向於有錢學生的招生政策等等。但如果真正從數據上看,財富不斷大幅增長的還明顯是那前 1%。

閱讀全文

[20180520] 男子氣概瀕臨絕跡?

[20180520] 男子氣概瀕臨絕跡?

Jordan Peterson, Custodian of the Patriarchy

By Nellie Bowles @NYT

沒錯,又是 Jordan Peterson, 這是近一個月第三篇有關他的文章了[1][2],主要是因為他最近實在太成功了,他的書 <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  收到了非常廣泛的關注 (賣了超過一百萬本),就連中文圈也有不少相關圍繞那本書的內容,他的演講也是座無虛席,甚至培養除了一群邪教般的追隨者,他一个月光捐款就有八萬美元收入。

但他的許多言論非常有問題,所以我們不斷從各個來源讀到、看到、或聽到對他危險言論的警告,現在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則是指出了他對父權社會的詭異執念,是否合理讀者可以自行判斷。

閱讀全文

[20180518] 美國犯罪數據的嚴重偏差

[20180518] 美國犯罪數據的嚴重偏差

Let’s Not Forget How Wrong Our Crime Data Are

By Cathy O’Neil @Bloomberg

本文作者在之前 <[20180510] 構思一個比 Facebook 更好的社交平臺> 這篇裡面有介紹過,她的書 <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 用了不少篇幅解釋美國法院判刑參考的再犯 (recidivism) 機率模型為什麼有問題,展示了演算法用在有問題的數據時造成的嚴重社會結果。

在這篇文章 Cathy O’Neil 簡短介紹了為什麼她 (以及很多研究) 認為現在美國的犯罪數據存在嚴重偏差,使用這些數據來做決定的時候需要加倍小心、甚至完全避免使用。 而這個偏差的證據主要是持有大麻相關的數據,因為美國人對於在匿名調查中對承認自己持有大麻比較沒有心理障礙,不像一些比較嚴重的罪行如持有非法槍械或謀殺等。 隨著美國各州漸漸開始合法化大麻,O’Neil 警告我們將失去幾乎唯一的一個偏差偵測指標,需要趕快計劃并實施因應的措施。

閱讀全文

[20180517][書] 切膚之痛 (Skin in the Game) – 序章

[20180517][書] 切膚之痛 (Skin in the Game) – 序章

Skin in the Game: The Hidden Asymmetries in Daily Life

By Nassim Nicholas Taleb 

(譯名 <切膚之痛> 取自於此文章[1],不確定正式中文版的譯名。)

這是 <黑天鵝> 作者 Taleb 的新作,上周在 [20180511] 成功的祕訣:按照實際成果獲取收入 有簡短介紹。Skin in the game 真的是這本書最好的標題,因爲整本書真的就是這一個概念的延伸: 非對稱的權力和責任只會造成災難,通俗一點來說,就是人要對自己的言行負上相應的責任。 (Taleb 稱這種架構爲”對稱”的,只有權力而沒有責任這種情況是非對稱的)

閱讀全文

[20180514] “無意義工作”的崛起

[20180514] “無意義工作”的崛起

‘I had to guard an empty room’: the rise of the pointless job

by David Graeber @Guardian

David Graeber 是倫敦的一名人類學教授,這是從他的書 <Bullshit Jobs: A Theory> 摘錄出來的片段。他指出現代人類有非常多無意義的工作,他稱之為 bullshit job。已經有很多研究調查人們對工作的滿意度,但一直沒有人像作者一樣專門記錄了 250 名認為自己現在或曾經的工作屬於對世界沒有任何正面影響、甚至有負面傷害的 bullshit job。

對 bullshit job,作者的定義是:任何無意義、不被需要、甚至有害的有償僱傭,並且被僱傭的人存在必須假裝這個工作有意義的心理壓力: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