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tech

[20180518] 美國犯罪數據的嚴重偏差

[20180518] 美國犯罪數據的嚴重偏差

Let’s Not Forget How Wrong Our Crime Data Are

By Cathy O’Neil @Bloomberg

本文作者在之前 <[20180510] 構思一個比 Facebook 更好的社交平臺> 這篇裡面有介紹過,她的書 <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 用了不少篇幅解釋美國法院判刑參考的再犯 (recidivism) 機率模型為什麼有問題,展示了演算法用在有問題的數據時造成的嚴重社會結果。

在這篇文章 Cathy O’Neil 簡短介紹了為什麼她 (以及很多研究) 認為現在美國的犯罪數據存在嚴重偏差,使用這些數據來做決定的時候需要加倍小心、甚至完全避免使用。 而這個偏差的證據主要是持有大麻相關的數據,因為美國人對於在匿名調查中對承認自己持有大麻比較沒有心理障礙,不像一些比較嚴重的罪行如持有非法槍械或謀殺等。 隨著美國各州漸漸開始合法化大麻,O’Neil 警告我們將失去幾乎唯一的一個偏差偵測指標,需要趕快計劃并實施因應的措施。

閱讀全文

[20180510] 構思一個比 Facebook 更好的社交平臺

[20180510] 構思一個比 Facebook 更好的社交平臺

As Facebook Shows Its Flaws, What Might A Better Social Network Look Like?

By Laurel [email protected]

從 2016 美國總統大選到最近劍橋分析事件,大衆漸漸發現臉書作爲商業公司的身份來運營社交平臺,容易產生很多不道德、唯利是圖、甚至出賣用戶的行爲。

三分之二的美國成人使用臉書,而其中四分之三每天都會登入,在劍橋分析事件之後,有一波 #刪除臉書 的風潮,但人們發現,市面上並沒有可替代臉書的更好產品。

究竟什麼樣的社交平臺才能比臉書更好的服務大衆呢?兩位專家 Cathy O’Neal 和 Ethan Zuckerman 給出了他們的看法。

閱讀全文

[20180505] 中國共產黨收緊對科技公司的控制

[20180505] 中國共產黨收緊對科技公司的控制

Tech Giants Feel the Squeeze as Xi Jinping Tightens His Grip

by Raymond Zhong and Paul Mozur @NYT

主打創新、打破現狀的科技公司在中國共產黨的眼中成了維持穩定的好工具,不斷的施壓讓科技公司配合共產黨的議程,這和以往放任的態度大相徑庭。目前科技公司們大多非常服從,但對這件事又顯得遮遮掩掩,不願公開承認。

(中文版報導)

閱讀全文

[20180501] IBM 的”認知計算“ (Cognitive Computing) 是個騙局?

[20180501] IBM 的”認知計算“ (Cognitive Computing) 是個騙局?

The fraudulent claims made by IBM about Watson and AI

By Roger Schank @rogerschank.com

IBM Watson 看起來是昨天所提到 “Technochauvinism” 的又一個好例子,除了鼓吹盲目樂觀情緒之外,本文作者基本上指控 IBM 是在欺詐大衆,印證了昨天 Broussard 所說市場中充斥的 “snake oil”。

去年 Forbes 就已經有一篇質疑 Watson 的文章引發不少討論,這次一個 AI、自然語言處理、以及認知心理領域的老牌學者 Roger Schank 對 Watson 更是言辭批評。 作爲經歷過 1984 年那波 AI 寒冬 (AI Winter) 的人, Schank 警告如果人們再不停止這種虛假廣告,下一個 AI 寒冬馬上又要來了:

IBM is simply lying now and they need to stop.

閱讀全文

[20180430] 對 AI 的盲目樂觀情緒

[20180430] 對 AI 的盲目樂觀情緒

Talking with Meredith Broussard about ‘Artificial Unintelligence’

By Christine Zhang @LATimes

(Credit: 我由 The Self-Driving Office Edition @SlateMoney 得知本書, Broussard 在該集 podcast 上的討論也值得一聽。)

這是 LATimes 對 Artificial Unintelligence 作者 Meredith Broussard 的訪問。Broussard 認爲目前社會充斥着對 AI ,或更廣泛的來說 —— 科技的盲目樂觀,有不少商人刻意以誇大的不實廣告來博取注意力以及資金,她呼籲我們停下腳步認真思考新科技的局限性,評估 AI 有那些容易被濫用的地方,以適當預防濫用。

作爲一名從資訊轉到新聞專業的紐約大學 (NYU) 新聞學院教授,Broussard 也解釋了 data journalism 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性。

閱讀全文